• <thead id="cw2a7"><del id="cw2a7"></del></thead>
    <optgroup id="cw2a7"><del id="cw2a7"></del></optgroup>
    <thead id="cw2a7"><s id="cw2a7"></s></thead>
  • <object id="cw2a7"><option id="cw2a7"></option></object>

    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從Wi-Fi FEM談起,合并是國產芯片公司的必然

    2021-07-07 14:13 半導體行業觀察

    導讀:芯片創業不僅僅是為了創造財富,更是為了一顆中國芯。

    Wi-Fi FEM賽道創業已兩年,驀然回首,國產Wi-Fi FEM廠商已達20多家。

    之前不太被看好的Wi-Fi FEM賽道,現在引來眾多射頻芯片公司競相追逐。當市場的風和資本的風,一起刮來的時候,Wi-Fi FEM賽道成為了熱點。

    無論是Wi-Fi FEM,還是整個射頻芯片,甚至整個國產芯片產業,合并是唯一出路。芯片創業機遇雖好,但有了過多的競爭,合并是必然。創業是創業者對自己擁有的資源或通過努力對能夠擁有的資源進行優化整合,從而創造出更大經濟或社會價值的過程。合并也是資源的優化整合,芯片創業不僅僅是為了創造財富,更是為了一顆中國芯。

    國產Wi-Fi FEM興起與歷程

    Wi-Fi FEM的產生源于無線路由器的出現,Wi-Fi FEM包含PA、LNA和Switch,用來無線信號發射和接收。PA作為信號的發射放大,LNA作為信號的接收放大,Switch作為信號的發射和接收切換。

    從1997年第一代無線路由器產品誕生至今,其基本造型幾乎差不多,國際網絡設備廠商思科(cisco)推出第一款無線路由器。

    隨著網絡科技的不斷發展,第二代、第三代無線WIFI網絡陸續誕生,同時繼思科之后、也涌現出了D-Link、華為、TP-Link等一系列國內外廠商,無線路由器的性能獲得了飛躍的發展。

    國內無線路由器真正走向千家萬戶,是在2009年前后。一方面是筆記本電腦開始配置無線網卡,人們意識到了WIFI鏈接的便利性;另一方面,則是由于11n無線路由器的誕生。

    Wi-Fi 4是2008年定義的,它使用的協議是802.11n,單流帶寬最大150Mbps;Wi-Fi 5分別在2013和2016年各定義了一次,2013年定義使用的協議是802.11ac,單流帶寬最大433Mbps,2016年定義使用的協議也是802.11ac,只是單流帶寬最大提高至867Mbps;Wi-Fi 6則是2018年定義的,它使用的協議是802.11ax,單流帶寬最大可達1201Mbps。

    2011年,中國科學院上海高等研究院和中科院北京微電子所,幾乎同時開始Wi-Fi 4 FEM項目研發,也是中國最早開始研發Wi-Fi FEM的兩個團隊。三年后,項目停止,團隊解散。這兩個團隊的研發人員大部分匯聚到RDA。

    2013年,雷迅科成為國內第一家研發Wi-Fi FEM的芯片創業公司。

    2014年,康希通訊成立,在早期匯聚了各路海歸人才,因緣巧合進入砷化鎵Wi-Fi FEM賽道,經過多年的持續研發和打磨,成為國內Wi-Fi FEM領先者。

    2015年,RDA從行業內獲悉Wi-Fi FEM的砷化鎵晶圓出貨量很大,僅次于手機PA。驚訝之余,RDA決定組建團隊和研發Wi-Fi FEM,從市場上招募最早研發Wi-Fi FEM人才。2017年,RDA 2.4G FEM和5.8G FEM進入量產,成為國內最早量產并導入國內多家標桿客戶的公司。

    2017年,唯捷創芯、飛驤科技和卓勝微,看到RDA推出Wi-Fi FEM產品,也成立Wi-Fi FEM研發項目組。同年,宇臻也在研發Wi-Fi FEM,2018年推出5.8G FEM,進入國內大客戶并量產交貨。

    2018年底,三伍微成立,專注Wi-Fi FEM研發。同年成立的還有芯百特。

    國產Wi-Fi FEM爆發的原因

    2018年的時候,行業和投資人對Wi-Fi FEM的認知還停留在小眾市場上,認為市場空間小,技術含量不高,手機PA公司很容易把這個產品順帶做了。時間給出了答案,尤其Wi-Fi 6 FEM的技術難度不亞于5G PA,只是模組復雜性不如5G PA而已。在Wi-Fi 6 FEM技術上,國內廠商與國際廠商差距至少3年以上。

    國產Wi-Fi FEM爆發始于2020年,越來越多的公司進入Wi-Fi FEM賽道,都想來分一杯羹。原因有三點:

    1、市場前景被看好

    2020年2月13日,小米創始人、董事長兼CEO雷軍正式發布年度旗艦小米10,介紹小米10搭載Wi-Fi 6技術,并一起發布了首款支持Wi-Fi 6的小米AIoT路由器AX3600,定價599元。從此,Wi-Fi 6 FEM被徹底帶火。

    在Wi-Fi 6 FEM起來之前,Wi-Fi 4 FEM和Wi-Fi 5 FEM市場需求也很大,應用在路由器、手機和物聯網終端。目標市場不夠明顯,碎片化市場太分散,導致不被行業所關注,但國際射頻芯片公司在這一塊的年營收超過100億人民幣。

    根據Yole預測,從2019年到2025年,GaAs wafer 6"消耗量將保持4%的復合年增長率,晶圓需求量從74.4萬片/年增加到94.1萬片/年。

    行業機構預估,手機PA對砷化鎵晶圓需求量是最大的,占57%,2020年晶圓消耗量為45.9萬片。手機PA之外,手機Wi-Fi PA和路由器Wi-Fi PA消耗砷化鎵晶圓的數量占比為26.5%,2020年晶圓消耗量為21.2萬片。

    Yole預測,2025年Wi-Fi FEM市場規模將超30億美金,約200億人民幣。

    2、需要的設計研發人才少

    Wi-Fi FEM公司需要的芯片設計研發人才并不需要太多,目前國內Wi-Fi FEM公司芯片設計研發人才不超過7個,甚至可以說不超過5個。射頻前端公司芯片研發本來就是精兵作戰,Wi-Fi FEM產品研發人才更是精兵中的精兵對抗。

    千兵易得,一將難求。Wi-Fi FEM設計研發人才就是如此,Wi-Fi FEM研發靠的是將,不是兵,靠的是在研發一線的苦干和思考,以及不斷學習和提升。

    一眼望去,Wi-Fi FEM公司越來越多,做Wi-Fi FEM設計研發的人越來越多,實際上能做出產品和做好產品的人是極其稀缺的。

    對于射頻前端芯片來說,人不對,產品就不對,公司也就沒有機會。雖然看起來做Wi-Fi FEM需要的設計研發人才少,誰都可以來做,實際上不是,時間最終會給出答案。

    3、資金要求相對小

    從生意的角度,做Wi-Fi FEM是個好生意。投入小,產出大。

    在資金要求方面,創業做Wi-Fi I主芯片起步就是一個億,多少個億以后才有機會看到希望。做手機5G PA資金需求比Wi-Fi FEM也大很多,現在國產手機PA都是燒了幾個億才走到上市的門口。但如果是專業的團隊做WIFI FEM,燒一個億,就能觸摸到上市的門,年銷售額做到幾個億。

    做Wi-Fi FEM資金要求相對小的原因是,產品技術要求高,但產品不復雜,公司不需要太多人,生產運營相對也簡單。當然,Wi-Fi FEM產品不像射頻開關,今天很容易做進客戶,明天也很容易被客戶踢出來,Wi-Fi FEM產品對調試和電路匹配都有要求,做進一個項目不會輕易被替換。做Wi-Fi FEM靠的是技術,做射頻開關靠的是運營和維護住大客戶關系。

    國產Wi-Fi FEM合并是必然

    近日,一家國產Wi-Fi FEM公司創始人跟筆者談到幾點,這些觀點在國產芯片行業也很有代表性:

    1、國產芯片毛利低,不像高科技行業

    什么叫高科技?高科技是一種人才密集、知識密集、技術密集、資金密集、風險密集、信息密集、產業密集、競爭性和滲透性強,對人類社會的發展和進步具有重大影響的前沿科學技術。高科技的“高”,是相對于常規技術和傳統技術說的,因此它并不是一個一成不變的概念,而是帶有一種歷史的、發展的、動態的性質。今天的高科技,將成為明天的常規科技和傳統科技。

    國產芯片正處在一個特殊的歷史時期,從無到有,從國產替代走向世界領先。經過十幾年的發展,國產中低端芯片已經成為常規芯片產品,能做的人和公司都很多,競爭和殺價很激烈,競爭決定價格,有了投資人的賦能,沒有利潤甚至虧本也會有公司去做。

    此外,很多賽道的國產芯片都處于同一起跑線上,當每個賽道的前三名還不夠明顯的時候,創業公司和投資人都覺得自己有機會。一場殘酷的技術比拼、產品比拼、市場比拼會長時間存在,直到合并或者淘汰,行業回歸常態。這個過程必將使這個賽道上堅持下來的公司變得很強大,成為明日之星。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欲握玫瑰,必忍其痛。中國創業者都是打不死的小強,堅持到最后勝出不容易。

    產品高毛利只是高科技產品的一個特征之一。如果產品技術含量高,產品技術不斷升級迭代,只是同期做這個產品的公司太多,處在一個共前進共淘汰的過程,即使芯片產品毛利低,也屬于高科技產品和高科技行業。例如唯捷創芯,即使2020年毛利只有18.12%,產品和技術絕對是中國高科技中的代表。

    2、投入大,收益小

    準確地講,研發芯片投入大,短期收益小,但長期收益大。

    據統計,已上市國內芯片公司上市平均時間是8年,可謂是十年磨一劍。早期投資芯片行業的人或者機構,都已經掙得盆滿缽滿,以至于有投資人感慨,做芯片投資的沒有不掙錢的。

    做芯片和芯片投資不能只有短期思維,要堅持做難而正確的事情。做市場上已有的簡單通用芯片,不管是創業還是投資,都很難有好的結果,國內芯片行業要鼓勵創新和技術突破。因為看不到長遠,因為不斷地內卷,才會覺得投入大,收益小。

    但有一點要引起行業的關注,國內芯片產業已經沒有人力成本的優勢了,高于中國臺灣和韓國,接近日歐美。如果我們的技術能力和產品輸出跟不上國際廠商,長期來看,國產芯片是沒法跟國外廠商競爭的。那才是真的投入大,收益小。

    芯片投資金額越來越大,低則數千萬,高則數個億。這位Wi-Fi FEM公司創始人不由疑惑,很多芯片公司做著低端芯片產品,燒了幾個億,公司仍然還是虧損。他連連向自己發問,拿這么多錢做其他產品不香嗎?做什么生意還不能掙錢,非要做芯片?

    3、國產芯片公司更適合市場人才做負責人

    這個觀點需要商榷,要看技術和產品,對于最前沿的技術和產品,技術人才做公司負責人更適合。

    對于充分競爭的賽道和產品,而且技術和產品迭代速度不是很快,那么懂技術的市場人才做公司負責人更有利。

    以Wi-Fi FEM為例,在射頻前端芯片領域,Wi-Fi FEM是細分賽道,但進入Wi-Fi FEM賽道,下面還有很多細分市場,路由器市場、手機市場、物聯網市場。產品又可以有很多細分,高功率、中功率、低功率。每個細分都有不錯的機會,但不是在這個市場長期耕耘的人是無法準確把握的。所以,國產Wi-Fi FEM公司都只看到Wi-Fi FEM賽道上最顯目的細分賽道,都是在做那兩個同樣產品,最后的結果不言而喻。

    如果真正去研究市場和客戶需求,就會發現有很多值得去做的技術和產品。以客戶需求為導向的技術和產品創新,才是芯片創業公司真正的出路。

    4、國產中小芯片公司只有通過合并做大才能生存和發展

    在跟這位Wi-Fi FEM公司創始人見面之前,三伍微已經完成了第一次合并。國產中小芯片公司在供應鏈和大客戶端都會面臨相同的挑戰,公司規模小,產品單一,研發之外的配套團隊資源有效利用率不高,但又不夠完善,合并成為必然。

    春江水暖鴨先知,三伍微團隊與顧江敏博士Wi-Fi FEM創業團隊實現了合并,也是國內Wi-Fi FEM賽道的第一個合并。顧江敏博士本科畢業于中國科技大學微電子專業,在中科大獲得碩士學位后,接著獲得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集成電路專業博士學位。曾在新加坡Avago公司做芯片設計研發,回國后在蘇州大學任教多年,前后發表過30多篇SCI文章以及擁有多個國內外發明專利。

    有一個共識在逐漸形成,國產中小芯片公司只有通過合并做大才能生存和發展。在資本的支持和助力下,更多公司或者團隊的合并會發生,國產Wi-Fi FEM賽道將充滿希望。

    結語

    中國芯片產業的發展,不缺市場,不缺錢,就缺人才。20多家芯片公司來做Wi-Fi FEM,說明Wi-Fi FEM賽道很有前景。

    20多家芯片公司都在培養Wi-Fi FEM設計研發人才,說明人才不會是未來國產Wi-Fi FEM發展的瓶頸。如果這些資源能整合在一起,必將產生一兩家龍頭企業,也將有助于國產Wi-Fi FEM更快地從低端走向高端。

    對于Wi-Fi FEM公司如此,對于其它賽道的中小芯片公司也是如此,合并是必然。

    本文經半導體行業觀察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