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ad id="cw2a7"><del id="cw2a7"></del></thead>
    <optgroup id="cw2a7"><del id="cw2a7"></del></optgroup>
    <thead id="cw2a7"><s id="cw2a7"></s></thead>
  • <object id="cw2a7"><option id="cw2a7"></option></object>

    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迎戰物流新戰事,菜鳥還有什么籌碼?

    2021-06-18 10:15 華爾街見聞

    導讀:菜鳥為何將籌碼押注在這個競爭激烈的賽道?又將怎樣占領市場?勝算幾何?

    作者|張超 編輯|羅麗娟

    “未來的物流一定是從數字化到數智化,數智世界將是我們共同面臨的時代?!?/p>

    2019年,時任阿里巴巴集團CEO、菜鳥網絡董事長張勇就曾預判物流行業的更迭趨勢,認為智慧物流將是未來行業發展方向。

    兩年過去,數智化已經成為快遞物流業的廣泛共識,數字技術、智能產品正被運用到產業鏈的各個環節。

    在張勇看來,今天的物流業呈現出了越來越“融合”的趨勢:快遞源頭向上游集中,快遞末端也在融合。

    作為智慧物流的提出者,菜鳥網絡(簡稱“菜鳥”)也踐行其中。

    菜鳥CEO萬霖表示,物流的重大戰略機遇期已經到來,菜鳥將把核心資源全力投入在物流新賽道的開拓上,專注增量創新,幫助實體經濟降本增效。

    具體來看,菜鳥將重點放在壯大“兩條腿”:第一,發展快遞“最后100米”服務,堅持IoT技術戰略,通過智能硬件、數字技術等服務用戶;第二,發展全球物流,搭建更完備的供應鏈和全球地網。

    隨著快遞物流行業的快速發展,“最后100米”成為了兵家必爭之地。包括順豐、郵政、“通達系”等物流公司在內,都看中了這個市場,競相布局。只不過,目前似乎仍未有一家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商業模式。

    菜鳥為何將籌碼押注在這個競爭激烈的賽道?又將怎樣占領市場?勝算幾何?

    壯大“兩條腿”

    成立于2013年的菜鳥,如今已是一個有著八年快遞物流經驗的行業“老兵”。

    回顧菜鳥八年多的發展歷程,大致可以分為兩個階段:前期與各大快遞物流企業連橫,建設國內地網,完成平臺履約服務;后期探索物流數智化轉型,明確數字化的主導地位。

    前后兩個階段的分水嶺出現大約在2017年。一方面為了配合阿里“五新戰略”調整,另一方面為了應對迅速增長快遞包裹數量,菜鳥在這一年開始向著數字化、智能化物流演進。

    熟悉電商行業發展史的人都知道,早幾年遇上618、雙11大促期間,快遞壓力劇增,“爆倉”現象頻繁發生。直到近些年,物流信息化程度提升,這一現象才得到了明顯改善。

    背后最大的推動力來自菜鳥電子面單。每一個電子面單宛如快遞包裹的“身份證”,一改過去手寫的4聯、5聯紙質面單模式,轉而采用多段地址庫(一二三四段)條形碼模式,大大提高了分揀環節的效率。

    雖然該技術并非菜鳥首創,但由其最先引入國內電商行業,之后京東、亞馬遜等紛紛跟進。

    天貓旗艦店“三只松鼠”技術負責人趙靈智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信息化的電子面單配合電子揀貨系統,使我們的發貨效率至少提高了30%-40%”,使用電子面單可以使操作人員數量減少30%,同時打印速度提升4倍至6倍,錯誤率也大大降低了。

    此外,智能化設備也進入到快遞倉庫、分揀流水上,在人工智能技術的調度下,可以實現上千臺機器人不間斷協同作業,物流效率得到進一步提升。

    “電子面單、智慧倉儲、智慧路由分單等技術的應用,基本上已經讓大促造成的爆倉成為過去時?!辈锁B“618”項目負責人周軒榕曾向媒體表示。

    國家郵政局數據顯示,隨著線上消費日漸火爆,帶動了快遞業迅速發展,2017年-2020年,中國快遞業務量完成數分別為401億件、507億件、635件和830億件,實現了翻倍增長。

    在2021全球智慧物流峰會上,張勇透露,今年1-5月份中國快遞包裹量已經達到400億件,“全年將挑戰1000億包裹的目標”。

    快遞數量大規模增長背后,整個物流行業的轉型升級已經勢不可擋。如何在這個賽道上繼續找到增量,成為了菜鳥接下來發展的關鍵。

    萬霖認為,物流的增量賽道主要集中在三個方面:物流數字化智能化將大大加速;消費者供應鏈將加快升級到產業供應鏈;中國物流企業會越來越多參與到全球物流搭建中去。

    落到具體業務上,菜鳥將從社區服務、全球物流、智慧供應鏈、全球地網、物流科技和綠色物流六個角度著手。

    不難看出,菜鳥實際上是要在堅持數字化、智能化的基礎上,向快遞末端和全球化兩條線發展,想要“深入社區”和“走向世界”齊頭并進。

    根據萬霖介紹,在社區服務方面,菜鳥將基于菜鳥驛站建設社區15分鐘生活圈,未來除了最基礎的保管服務,還會在疊加各種生活服務,包括購物、洗衣、回收、派樣等。當下,服務以社區居民為主體,服務半徑在1-2公里范圍的商業形態,在城市中的商業價值日益突出。

    而在全球化方面,菜鳥會將末端站點和智能柜部署全球,預計年底有超過3萬個自提設施,同時參與到全球化貨運、全球供應鏈網絡打造當中去。

    “最后100米”戰役

    在全球物流網絡建設方面,菜鳥可以說是目前國內快遞業翹楚,有著明顯超越同行的優勢。所以,菜鳥面臨的難題更多是,如何在快遞“最后100米”戰役中取勝。

    智慧物流迅猛發展的今天,快遞末端競爭早已不是“最后一公里”,而是聚焦到了“最后100米”。

    區別于快遞物流在倉儲、干線運輸和分揀環節的高度智能化,快遞末端派送環節智能化程度較低。大部分網點仍以效率低下的人工派送方式為主,其中服務質量佳的企業選擇送貨上門,服務體驗差的則需消費者自提。

    在快遞“最后100米”的問題上,不少企業采用的是箱遞和站遞的模式。其中,箱遞主要是指以豐巢、速易遞等為代表的智能快遞箱;站遞則是指以菜鳥驛站為代表的小區周邊網點投遞站。

    關于國內哪家企業誰最早布局快遞柜,目前已經比較難考證,能了解到的是大批玩家從2012年開始進入該領域。至今見得比較多的有:三泰控股成立的速遞易,順豐、申通、中通、韻達等共同成立的豐巢,以及后來的菜鳥智能柜。

    隨著布局企業數量的增加,競爭日趨激烈,末端投遞箱數量近兩年迎來了增長高峰?!?020中國快遞末端服務創新發展現狀及趨勢報告》顯示,2014年以來中國智能快件箱的保有量和箱遞量呈現快速增長態勢,2019年快件箱保有量增加了13.4萬組,箱遞量增量達到24.1億件,均創歷史新高。

    2020年9月,國家郵政局副局長劉君也在公開場合表示,在疫情催生的“無接觸投遞”模式引領下,2020年全國累計布放智能快件箱42.3萬組,建成快遞末端公共服務站10.9萬個。

    不過,在一眾智能快遞柜中,菜鳥與頭部玩家仍有較大差距。前瞻產業研究院發布的《2020年中國智能快遞柜行業市場現狀及發展趨勢分析》顯示,2019年中國智能快遞柜市占率第一的是豐巢,占比達到44%;速遞易以25%的市占率名列第二;前兩名市占率已經逼近70%,而主流快遞柜排名中不見菜鳥智能快遞柜身影。

    箱遞上的劣勢,菜鳥正試圖在站遞上找回來。

    作為快遞最后100米的補充,菜鳥早在2013年就開始計劃建設菜鳥驛站?!兜谝回斀洝窋祿@示,截至2020年,包括菜鳥鄉村服務站在內的菜鳥驛站站點數量已經超過10萬家,其中菜鳥鄉村驛站超過2萬家,校園驛站覆蓋了全國近3000所高校。

    不過,從商業模式層面分析,萬霖認為,菜鳥驛站這種社區小微創業模式還處于探索階段,收入來源主要是快遞員的包裹投遞費用。

    菜鳥宣布,將為社區居民推出更多的增值服務,從而在未來三年降推動站點年平均收入翻倍。據介紹,目前菜鳥驛站洗衣已經在西安等城市試點運營,部分站點每月可增收1000元以上。

    菜鳥還將投入更多智能設備,提升站點服務效率。據悉,在杭州居民區倉溢東苑的菜鳥驛站,兩臺物流無人車“小蠻驢”每天可配送300-400個包裹。阿里巴巴首席技術官兼菜鳥首席技術官程立表示,未來一年,菜鳥將投入1000輛“小蠻驢”進入校園和社區。

    實際派送過程中,無論是箱遞還是柜遞,都存在不少問題??爝f柜未經協商收取“超時費”、快遞員派送到柜“一扔了之”、驛站收發時間有限制等等,影響消費者體驗等問題頻出,菜鳥打贏“最后100米”戰役道阻且難。

    菜鳥勝算幾何?

    用張勇的話說,天下沒有無緣無故產生的包裹,商業形態的演進影響著物流業態的變化。

    成立以來,菜鳥的定位也在不斷發生變化,商業形態不斷豐富:最初是想建設中國智能骨干網,讓全中國2000個城市在任何一個地方只要上網購物,24小時貨一定送到家;如今卻想著做一家客戶價值驅動的全球化產業互聯網公司。

    菜鳥網絡總裁萬霖宣布菜鳥新愿景

    早在2007年,阿里就聯合富士康,通過投資的方式,將百世納入到物流生態體系;之后又相繼入股了圓通、中通、申通、韻達等“通達系”物流公司,建成了覆蓋倉、干、配的國內物流網絡。新技術浪潮推動下,菜鳥又開始布局智慧供應鏈、智能物流設備,向著數字化物流升級。

    從建中國物流網絡,到成為全球產業互聯網公司,菜鳥摸索到了快遞物流行業增長的新賽道,也在八年的積累中實現經營轉正。

    最新財報顯示,2021財年,憑借在全球化物流、商家智慧供應鏈等領域的長期投入和開拓,菜鳥在增量市場獲得高速增長,剔除與阿里巴巴集團關聯交易收入后,全年實現外部收入372.58億元,同比增長68%。

    雖然這部分收入只占到阿里巴巴集團總收入的大約5%,但與阿里當前發展勢頭迅猛的云業務(601.2億元)相比,體量也達到后者的六成。值得一提的是,菜鳥在2021財年還實現了正經營現金流。

    菜鳥的成績,就算是放到外部市場,也是可圈可點。近期登陸港交所的快遞物流巨頭京東物流此前公布的招股書顯示,2020年,其外部客戶收入為346.45億元,不及菜鳥。

    “與其他快遞公司、倉配物流公司不同,菜鳥的物流解決方案著力于新賽道,菜鳥的增長也主要來自全球化服務、社區服務、產業帶服務等新興的供應鏈和物流領域,它們都是增量市場,是一片藍海?!敝袊锪鲗W會特約研究員楊達卿說。

    但這并不意味著菜鳥能夠高枕無憂。從業務類別來看,雖然菜鳥并非典型的快遞物流企業,與京東、順豐在商業模式上也存在差異,可隨著菜鳥向快遞物流產業鏈延伸、布局越來越深,特別是末端業務同質化趨勢增強,菜鳥就不可避免地會受到賽道其它企業影響。

    2019年以來,順豐、京東這類此前定位高端快遞市場的企業也開始瞄準了平價市場,前者開通特惠件業務,后者建造了開放物流網絡的計劃,加劇了平價市場消費者的爭奪。再加上快遞新勢力極兔的攪局,價格戰下,整個菜鳥系快遞物流企業都被迫加入行業內卷。

    “物流線就是生命線,菜鳥是一家數字基礎設施公司,這張物流網絡就是水電煤?!?020年8月,萬霖曾對菜鳥表達了這樣的希冀。但從目前看來,一心想要壯大的菜鳥,距離這個目標似乎還有一段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