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ad id="cw2a7"><del id="cw2a7"></del></thead>
    <optgroup id="cw2a7"><del id="cw2a7"></del></optgroup>
    <thead id="cw2a7"><s id="cw2a7"></s></thead>
  • <object id="cw2a7"><option id="cw2a7"></option></object>

    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國內首張X射線骨折AI產品獲批NMPA三類證,急診、創傷與公衛醫療將迎來重大福音

    2021-05-10 15:03 雷鋒網
    關鍵詞:智慧醫療AIDR

    導讀:借助DR這一保有量最高的設備,助力“健康中國2030”。

    5月10日,匯醫慧影正式宣布獲批國內首張X射線骨折AI產品NMPA三類證,這也是國內同類產品的首次獲批。

    740.jpg

    至此,匯醫慧影DR骨折AI產品已經成為國內唯一手握國內NMPA三類證、歐盟CE雙重認證的X射線骨折AI產品。早在2020年5月,匯醫慧影的骨折X射線輔助診斷軟件獲得了國家知識產權局頒發的兩項發明專利證書。

    當時,匯醫慧影聯合創始人郭娜曾向雷鋒網說到,“前兩年的我們,更多地是圍繞CT影像的模態做文章。而從今年,匯醫慧影在思路上的一個大轉變在于,加大在X光領域的產品開發力度?!?/p>

    而這樣的轉變,在不到一年的時間里就兌現了成果。

    DR骨折產品的正式獲批,使得匯醫慧影的AI能力在骨折場景中發揮更大的潛能,進而成為AI賦能全國創傷中心、急診平臺和基層公共衛生能力建設的重要抓手。

    隨著國內醫改的進一步深化、分級診療的落地,以匯醫慧影為代表的醫療AI頭部企業,也在提高醫療質量和服務效率、減少誤診誤治方面發揮重要作用,真正借助DR這一保有量最高的設備,助力“健康中國2030”。

    骨折——賦能巨大且迫切的醫療需求

    匯醫慧影切入骨折診斷這一場景非常精準,因為骨折診斷具備“肉眼可見”的需求緊迫性。

    匯醫慧影創始人&CEO柴象飛分享了入局DR骨折的邏輯,他表示:“除心腦血管疾病外,骨折已是一大高發疾病,每年發病人數不少于500萬人次,具有很大市場容量?!?/p>

    首先,骨折類疾病急診和夜診占比較高,對影像學診斷時效性要求較高,在高疲憊、急診斷的情況下要保證骨折篩查的準確率,尤其是在手、足的眾多關節中找準骨折部位,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一旦漏診,就會延誤治療時間,影響愈后及功能恢復。更有甚者,會引發醫患矛盾。

    740(1).jpg

    740(2).jpg

    (圖片說明:因骨折漏診在法律網上咨詢求助的患者貼截圖)

    其次,創傷是各國普遍面臨的重大衛生問題之一,包括高空墜落傷、重大災難事故死亡等,我國每年因創傷就醫高達6200萬人次。為此,我國已在28個省份建立360個區域創傷救治體系,1015家綜合醫院建立了創傷救治中心,覆蓋2.3億人。

    如何基于如此龐大的覆蓋網絡,建立一個“快速、高效、協同”的創傷急救系統,讓患者在黃金時間得到診斷和救治,降低致死率和致殘率,是發展創傷中心的首要問題。

    面對急診平臺和創傷中心對于“速度和準確度”的高要求,AI骨折產品可以在7*24*365都保持“專業度”和“敏銳度”,在急診和創傷中心等“與時間賽跑”的科室里充當醫生的幫手,對診斷過程進行提速保質,這對于骨折診斷的場景至關重要。

    DR——AI產品落地的最佳載體

    骨折診斷具有非常大的市場容量和緊迫性,問題是,該用什么樣的硬件形式來承托?CT還是DR?這其中就包含了多方面的現實考慮:設備占有率以及經濟效益。

    早在4年前,北京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周子君教授就曾表示,從篩查角度,基層是要解決早期發現的問題,如果基層是用CT解決的話,從經濟學角度來講,它不是一個成本效益很高的方法。如果用AI-DR來解決就很好了,即用低成本來解決,這樣就面臨了AI怎樣早期發現的問題。

    一般而言,DR的檢查價格在幾十元,而CT則需要200-300元不等,對于患者來說,當然愿意選擇更經濟的檢查方式。而且,對于各種外傷,尤其是懷疑傷到了骨頭,優先選擇DR,檢查方便快速。

    因此,在常規就診過程中,臨床醫生站在患者的角度,也會首先考慮進行DR檢查。

    此外,DR設備的保有量,決定了它是滿足基層醫療需求的重要前提。

    匯醫慧影聯合創始人&COO郭娜向雷鋒網說到,“坦誠地說,(這款產品)是我們尋求模態突破的重要嘗試,是花更大的力氣將市場占有率從1000多家三甲醫院擴大到3萬家基層醫療機構的重要一步?!?/p>

    這句話的背后有數據支撐。

    據統計,截至2019年底我國X線成像設備市場保有量約9萬臺,遠遠高于CT(約2.5萬臺)和MRI(約1萬臺)。由于DR市場相對成熟,中國醫療機構開始配置X光機設備已有幾十年歷史,設備每年的更新需求以及DR設備普及帶來的增量市場非??捎^。

    而且,根據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統計,截至2019年11月底,全國醫療衛生機構數達101.4萬個,根據不同等級醫院對移動DR的配置需求,市場移動DR需求量至少為44925臺。根據“醫招采”的統計數據,2019年全年移動DR采購量為928臺,而DR設備更換周期長達5年以上,預測目前國內保有量低于5000臺,市場缺口較大。

    因此,從幾年前開始,各省市陸續開展了大規模DR集中招標采購項目,DR市場將進一步迎來放量增長。

    相比之下,CT、核磁作為大型醫學影像設備,目前國產化率較低,且產品售價較高,目前主要為二級及以上醫院配置,基層、民營醫院機構普及程度有限。

    所以,想要抓起基層醫療的需求,就要從最普及、最經濟的設備入手,這樣才能將AI賦能醫療設備的口號落到實處。

    做基層用得起來的AI

    在我國,基層醫療機構是醫療體系的末梢神經,而信息化程度低、資金和專業放射科醫生短缺,是阻礙基層醫院發展的重要因素。

    有統計數字顯示,醫學影像數據年增長率為63%,而放射科醫生數量年增長率僅為2%。郭娜坦言,鄉鎮醫院、衛生所等醫療機構缺的不是設備,而是醫生的診斷能力。在這樣的現實條件下,即便設備的保有量再高,患者檢查的準確性也難以得到保證,而醫聯體+AI將成為分級診療的新杠桿。

    周子君教授曾表示,AI在基層醫學影像中的醫療場景,未來需要一個整體的數據解決方案來解決基層醫療這個問題。他說到,“鄉鎮衛生院的拍照水平、醫生水平可以通過培訓達到要求,但診斷確實是一個問題。未來能不能通過云的解決方案來用基層大數據進行診斷?!?/p>

    因此,從基層的實際條件出發,匯醫慧影的DR骨折產品部署可以支持云端部署和院內部署,可以讓基層醫生在現有的硬件條件下,也能擁有與三甲醫院均質化的診斷水平。

    5年前,匯醫慧影剛剛成立時,選擇以智能醫療影像為切入口,只是圍繞AI算法模型、技術落地進行探索性嘗試。

    而依靠圖像深度學習的核心技術和多項專利技術,基于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技術,匯醫慧影目前擁有了NovaCloud?智慧影像云平臺、Dr.Turing?人工智能輔助診斷平臺和RadCloud?大數據人工智能科研平臺三大產品體系,讓醫學影像數字化、移動化、智能化,完成從篩查、診斷、治療決策支持的閉環。

    作為醫學影像AI的前沿見證者,上海長征醫院影像醫學與核醫學科主任劉士遠教授也表示,隨著審批的推進、資本的理性與企業研究的深入,影像AI正朝著良性的方向不斷向前發展。未來,多病種、全流程、平臺化、軟硬結合、線上線下一體化將是未來AI發展的趨勢。

    骨折DR產品的獲批,與劉士遠教授所預言的趨勢不謀而合。

    雷鋒網了解到,今年4月,匯醫慧影聯合新疆喀什第一人民醫院開展了關注肺結核活動,DR肺結核輔助篩查產品已經在新疆喀什部署應用。

    此次DR骨折下證,則是匯醫慧影關注基層、讓AI切實幫助基層醫院的進一步體現。

    2021年中央一號文件中就指出,要加強縣級醫院建設,持續提升縣級疾控機構應對重大疫情及突發公共衛生事件能力,加強縣域緊密型醫共體建設。作為人工智能領軍企業,匯醫慧影正在用科技助力“健康中國”,讓人工智能技術成為醫生有用、能用、愛用的產品。


    本文經雷鋒網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