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ad id="cw2a7"><del id="cw2a7"></del></thead>
    <optgroup id="cw2a7"><del id="cw2a7"></del></optgroup>
    <thead id="cw2a7"><s id="cw2a7"></s></thead>
  • <object id="cw2a7"><option id="cw2a7"></option></object>

    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快遞殺成煉獄

    2021-04-16 09:17 巨潮商業評論
    關鍵詞:物流快遞企業

    導讀:快遞可能是2021最慘的行業之一。

    風口浪尖上的極兔物流春風得意,在4月7日完成了一筆18億美元的融資,投后估值78億美元。這輪投資由博裕資本領投,紅杉高瓴跟投。

    極兔宣布融資的第二天,在行業的另一端,順豐控股(SZ:002352)的董事長王衛在股東大會上道歉了:跟股東做一個道歉,因為我認為第一個季度真的沒有經營好。

    道歉的原因是順豐2021年難看的一季報。其預計一季度將出現9-11億元的凈虧損,而去年的同一時期盡管疫情來襲,順豐還盈利了9.07億元。

    比王衛更加焦頭爛額的,是桐廬幫的大佬們。

    申通快遞2020年前三個季度營業收入下滑5.73%,扣非凈利潤負增長131.04%,三季度凈利潤環比暴跌了631.59%,在此之前的2019全年,其扣非凈利潤已經下滑兩成,其股價自2019年7月底以來已經暴跌70%;

    申通快遞股價表現(2015年12月至今)

    圓通速遞(SH:600233)的情況也非常差。自2016年借殼上市之后股價下跌70%,各項經營數據衰退。韻達股份表現稍好,但扣非凈利潤同樣連續三個季度大幅度衰退,2019年以來股價累計跌幅接近55%。

    行業表現最好的中通快遞(NYSE:ZTO),主要的盈利指標也在齊齊惡化——毛利潤、凈利潤從2020年下半年開始負增長,毛利率、凈利率從2019年底開始不斷下滑。

    幾乎所有的快遞公司都開始陷入困境之中。當極兔成為資本的寵兒,市場卻把幾十年來做著同樣事情、吃盡了中國電商發展紅利的四通一達們無情拋棄。

    或者說,是四通一達們已經沒有辦法證明自己還能繼續像以前一樣,持續為股東創造價值出來——在競爭者的價格戰沖擊之下,他們毫無還手之力。就連行業的旗幟順豐,也開始在這場快遞物流的亂世中飄搖。

    韻達快遞股價表現(2016年4月至今)

    阿里、京東、拼多多。電商格局從一超多強變成了多強混戰,再也沒有一個主導的力量能夠左右行業的大變局,整個快遞行業變成了熔爐般的煉獄。

    01

    消失的利潤

    運費下滑一定不是因為電商行業的規模萎縮了。

    普通消費者寄送快遞的價格仍然正常。真正影響快遞公司業績的,是電商體系帶來的攬件價格,這與零散個人發貨的規模截然不同。

    根據最近爆出來的消息,在電商快遞的發貨重鎮義烏,物流公司的快件價格已經跌至“8毛錢發全國”的夸張程度。實際上從2013年開始,快遞運費就逐年下降。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運費下滑一定不是因為電商行業的規模萎縮了。從2013年到2020年,中國電商零售總額從10萬億元快速上漲至43.8萬億元,翻了四倍。

    2018年至今,電商零售的總量大盤子上漲了大約50%,但對于四通一達來說,情況卻并非水漲船高那樣簡單。

    這一年被稱之為下沉市場的元年,電商格局開始生變。以京東為代表的城市電商消費,則出現了明顯的波動:2018年業績大幅度下滑,股價全年下跌;

    而拼多多的收入規模,則是從2017年的17.44億元躥升至131.20億元,同比增長652.26%,毛利潤從10.21億元上漲到102.15億元,正式開始了在下沉市場的狂飆突進。

    早期,拼多多仍需借助四通一達的物流渠道,與之相對應的就是幾家快遞公司節節攀升的單量。幾年之間,中通、韻達先后達成了全年100億單的業務量。

    這一時期的順豐問題重重,業務量上不去是很嚴峻的問題,連續多年在幾大快遞公司中位列倒數第一,收入增速也連年低于行業平均水平,保單價的順豐在營收規模上仍然保持領先,但企業的“活力”——也就是成長性卻有所喪失。

    2018年,順豐扣非凈利潤45.56億元,同比2017年負增長5.92%,毛利率、凈利率、凈資產收益率全面下滑,這一年也是順豐歷史上股價表現最難看的一年:全年下跌,股價累計跌幅50%左右。

    2019年,無可奈何的順豐再次做起了電商件,低價搶收。雖然此前多次試水并且效果并不盡如人意,但此舉對于提振業績和獲得市場認可都有作用。再加上這一年對DHL的收購,其業績、市值都出現了明顯的回升。

    但四通一達們的噩夢,卻從2019年開始了。這一年,圓通在收入增長13.42%的情況下,扣非凈利潤下滑16.43%;申通快遞收入增長35.71%,扣非凈利潤下滑21.96%,掉隊的態勢清晰顯現出來。

    申通快遞凈利潤季度變化

    圓通快遞凈利潤季度變化

    2020年,極兔正式進軍中國市場,依托于拼多多的電商業務和OPPO提供的網點快速進軍市場快速擴張。尤其是對下沉市場的覆蓋,嚴重沖擊了此前行業微妙的平衡狀態。

    從這一年開始,不僅是申通圓通,行業內的“優等生”中通快遞、增速最快的韻達業績也紛紛下挫。

    其中韻達股份前三季度扣非凈利潤下滑了52.14%,中通快遞全年凈利潤同比去年少了24.00%,只剩下順豐控股,仍然在2020年年報中展示出漂亮的業績數據:收入增長37.25%,扣非凈利潤61.32億元,同比增長45.74%。

    韻達快遞凈利潤季度變化

    到了2021年的一季度,情況進一步惡化,終于順豐也交出了巨虧的成績單,成為了整個快遞行業最新、最驚爆眼球的壞消息。

    02

    高門檻廝殺

    極兔是這個全新市場格局中最無法令人忽視的力量。

    電商的競爭變得焦灼,快遞的江湖隨之變得令人窒息。阿里、京東穩固的二元局面變成“貓拼狗”之后,下游快遞行業的一切市場格局隨之變化。

    極兔是這個全新市場格局中最無法令人忽視的力量。這家發源于東南亞的快遞公司,自進入中國市場以來至今,日單量已經超過了2000萬,創下了行業增速的新紀錄,給了行業內的老玩家當頭一棒。

    這個速度究竟有多快?從0到2000萬,極兔只用了不到一年時間,而此前“通達系”、順豐們做到這個數字,均用了十幾年的時間。

    而極兔搶奪市場的辦法,仍然是價格戰。

    眾所周知,菜鳥系一向以貨源優勢,打壓快遞的定價權,因此可以將快遞費做到很低的程度。菜鳥的策略目的明確,就是以低物流費用提升消費者在淘寶、天貓上的購物體驗。

    但是極兔入局之后,將價格壓縮到了極致,并借此快速搶占市場。

    以跨省快遞單價計算,極兔快遞價格普遍比通達系最低價還要低2元左右。因為極兔的“攪局”,今年3月,義烏收件的最低價格再次被打穿到1元以下。

    某投資人表示,今年1月順豐快遞的單件派件價格下滑了12%,但是其他的快遞公司下滑的更多可能在20%左右,行業的競爭正在加劇。

    極兔之所以能夠敢于掀起價格戰,背后離不開資本的護航。極兔快遞背靠段永平的“步步高系”,此前依靠OPPO手機配送業務在東南亞迅速崛起,是東南亞市場單量第二、印尼快遞行業單日票量第一的公司。

    進入中國市場后,“步步高系”的資金、門店資源支持也幫助其快速崛起?!安讲礁呦怠钡碾娚唐炊喽?,則為其提供了充足的快遞單量。據統計,拼多多平臺有接近兩成的單量交由極兔配送,約占極兔全部單量的90%。

    極兔快速殺出重圍,看似行業門檻低,實則是電商格局變化所推動的高門檻的廝殺。

    任何進入快遞行業的資本,想撐要起一張全國網絡,首先就得投入無窮盡的燒錢游戲里。

    上一場快遞大戰中,桐廬首富”朱寶良接手國通快遞燒光了40億,快捷快遞、全峰也燒了10多億,但最終紛紛退出歷史舞臺;安能快遞不得不斷臂求生,天天快遞則基本游走在生死邊緣,不斷傳出賣身消息,另外一家進軍快遞的公司德邦物流,市值已跌至百億左右。

    如今,新一輪的快遞大戰已然打響,而日單量已經超過了2000萬的極兔,競爭力與國通、全峰相比完全不能同日而語。

    2020年末國內快遞公司日均業務量

    在激烈的價格戰中,誰的家底和錢袋子更厚,誰就在市場上更占主動。而背靠“步步高系”的極兔,顯然處于有利一方。

    4月最新一輪融資,極兔的估值已經達到78億美元,在頭部快遞企業中僅次于順豐和中通的市值。

    極兔還提出了到2021年底單量沖破4000萬票/日的激進目標,要用最短的時間成為位列中通、韻達之后的“中國加盟制快遞第三”。如果這一目標得以實現,那么整個快遞江湖的格局將會重新書寫。

    03

    何時“大一統”?

    如果這些企業提供的都是同質化產品,那競爭的手段就幾乎只剩下了價格戰。

    快遞物流的從業者、投資者們總喜歡把美國聯邦快遞、UPS占據行業巨大空間的例子拿出來對比。

    并且就像大多數人都能明白的那樣,物流是一個沒有天花板的行業,市場空間隨著經濟的發展不斷擴張,而快遞又是連接商家與消費者的物流末梢神經。

    全中國如此龐大的網絡零售規模被幾家企業所占據,順豐、京東、極兔和通達系,本可以充分受益這個巨大的增量市場。

    按道理來說,這是一個有著巨大空間的市場,容得下多家企業共同成長。即便是在過去幾年各種盈利指標不斷下滑的同時,仍然可以看到通達系、順豐等企業的總收入規模是在擴大的。

    根據最新的2019年數據,快遞行業年總收入達到了7497.8億元??墒菑氖兄档慕嵌瓤?,經過了動輒50%以上的大跌之后,幾家快遞公司的數字都已經非常難看:圓通速遞330億元、申通138億元、韻達375億元、中通快遞約1600億元、順豐約3000億元(包括了一部分供應鏈物流業務部分)、極兔約500億元,京東物流估值約2500億元,百世匯通按照圓通速遞的市值計算330億元的話,虛數累計不到9000億元,基本與2020年全行業收入規模相當。

    市值本是企業未來利潤的總和。按照這個數字來判斷,市場對于快遞行業的判斷已經非常悲觀,基本上未來很多年都要賠本賺吆喝。

    圓通快遞股價表現(2015年12月至今)

    市場出現如此悲觀的局面,與N強競爭之下,對企業利潤的沖擊影響非常之大。根據產業經濟學的解釋,當行業內競爭格局是一超多強,或者一兩家巨頭掌控大多數市場空間的時候,頭部企業的盈利能力會相當強勁;

    但是如果行業出現了一種三家或多家大企業勢均力敵、互不相讓的情況的話,那么競爭就將會變得異常激烈,“N強”的盈利都將受到嚴重影響。

    如果這些企業提供的都是同質化產品,那競爭的手段就幾乎只剩下了價格戰。

    極兔入局之前,快遞行業已經處在通達系+郵政等幾家企業勢均力敵,原本應該處于相對穩定的寡占型市場中。

    并且,阿里通過不同路徑先后扶持、入股了百世匯通、申通、圓通和韻達,幾家企業成了“菜鳥系”,形成了理論上的“價格聯盟”。再加上定位高端、相對獨立的順豐和京東物流,行業價格本應不會被大規模壓制。

    然而現實的情況是,即便在沒有極兔出現的情況下,快遞價格也是在不斷下跌。

    對于商家、消費者來說,快遞原本是同質化非常嚴重的產品,即便多家企業共同布局,也很難形成不同的使用體驗??梢灶A見的是,除非出現進一步、大規模的行業整合,否則,價格仍將是快遞公司們唯一拿得出手的差異化競爭手段。

    寫在最后

    據公開信息報道,義烏郵政管理局分別在3月10日、3月19日、3月23日及4月1日多次知會百世快遞和極兔速遞,告誡它們不得用遠低于成本價格進行傾銷,然而兩家公司的整改還是沒有達到要求,最終部分分撥中心被勒令停業整頓。

    12日,拼多多官方宣布處罰極兔物流,提高其業務合作保證金,并澄清自己“與極兔之間沒有投資等特殊關系?!?/p>

    監管的姍姍來遲,一定程度上助漲了行業嚴重的內卷化競爭。一些消費者可能會認為快遞價格越低越好,但當“低價”成為一種短期排除異己、長期獨霸市場的手段,整個行業的競爭就變味了。

    本文經巨潮商業評論授權轉載。